第3376章 归来已非半神(大结局)

一拳,粉碎真空般的轰杀而出,可怕的拳劲凝若实质的轰击在古真的胸口,仿佛将那胸口轰击得塌陷似的,出现一道拳印,而古真的力量激荡之间,则不断的抵挡住那一拳的轰击,整个身躯不断被横推后退,退出数万米远。

蕴含着可怕毁灭之力的一拳,霸道无比强横至极,仿佛能轰碎一切似的不断侵入古真的神体之内,将其神体摧毁,古真神色凝重至极,一身神力迅速消耗,抵御侵入体内的那一股毁灭之力的侵袭。

一心道尊的日月双轮融合,漆黑光芒弥漫开去,一股惊人无比的仿佛将一切都化为虚无的力量迸发。

万物归墟!

至强一招,立刻轰向毁灭魔神。

但只见毁灭魔神那一张粗犷的脸上露出一抹充满霸道的笑意,轻哼一声,另外一拳随之轰出,骤然轰向万物归墟。

毁灭之力和归墟之力在刹那碰撞,迸发出无以伦比的恐怖威势,粉碎一切般的。

日月双轮顿时被击飞,分散开去,毁灭魔神的身躯也是随之一晃,势均力敌,但只见毁灭魔神却又是一拳轰向一心道尊。

一心道尊神色骤然大变,立刻避开,神色凝重至极。

那一击的碰撞,看似势均力敌,也的确算是势均力敌,但看得出,毁灭魔神比较轻松,而一心道尊却很清楚,那一招万物归墟自己所能施展的次数是十分的有限。

孰高孰低一目了然。

这个毁灭魔神主宰的实力,的确很可怕,比那大黑天魔神还要强,当然,如果是在大黑天帝国内的话,那么双方是差不多的。

一尊半神,如果拥有真半神器在手,就能够发挥出半神主宰级的实力,虽然无法持久,不过如果自身的实力进一步提升,便可以维持半神主宰级的实力。

真半神器很少,十分罕见,难得。

如今的战场上,拥有真半神器者的半神只有四尊。

一是海神主宰,一是毁灭魔神主宰,一是天人族的神圣天神主宰,一是巨人族的古尊巨神主宰。

人族原族当中的半神主宰并没有掌握真半神器,他们主宰级的实力,源自于疆域。

在属于自己的疆域内,才能够发挥出半神主宰级的实力,某种程度上来说,那疆域就好像是他们的真半神器。

至于一心道尊的日月双轮都是灵半神器,融合时可以瞬间爆发出真半神器的威能,只能算是勉强达到真半神器的层次。

压制!

天人族、魔人族和巨人族强大半神增援的到来,立刻将战局再次扭转回去,人族阵营节节败退,被不断的攻击。

还没有半神陨落,但,却不断受伤。

远处的异族大军们纷纷激动不已,尤其是天人族、魔人族和巨人族的大军,至于古妖族古魔族和神魔族的大军却都静默了。

大黑天魔神一击破空,黑暗弥漫之下,顿时将一尊原族半神笼罩,那其中的黑暗肆虐之间,不断的冲击那一尊原族半神的神体,肆意破坏。

一尊人族半神的神体被击碎,又在远处重新凝聚起来,气息却削弱了不少。

劣势!

一时间,人族阵营直接落于劣势当中,好像是在垂死挣扎。

“人族,投降吧。”毁灭魔神主宰大笑不已:“投降,臣服于我。”

大黑天魔神的神色顿时一沉。

同为魔人族,但明显看来,大黑天魔神和毁灭魔神算是两个不同派别的,尽管现在属于联手,但之后免不了竞争。

假若这些人族阵营的半神臣服于毁灭魔神的话,无疑会极大的增强毁灭魔神一方的实力,那对大黑天魔神而言绝非什么好事。

偏偏现在他却不能反对。

“臣服,人族半神们,只要你们愿意臣服,未来这大宇宙就有你们的一席之地。”大黑天魔神也立刻开口,言语之中就是在招揽。

局势已经很明朗,人族阵营要败了。

不仅是魔人族开口招揽,天人族和巨人族也纷纷开口招揽。

因为接下去的战斗,那就是属于天人族、魔人族和巨人族之间的战斗了,若是一方能招揽到人族半神,一方无法招揽到,半神的数量上就有明显差距,开战之下,数量的多少将会影响到战局的天平。

“我族宁可战死也绝不投降。”人族半神主宰沉声说道,其声音带着一股惊人的意志,传遍全部战场,扩散到人族原族疆域,传入每一个人族和原族的耳内。

“死战不退!”海神主宰静默之后也随之开口,其声音仿佛大海狂潮汹涌,咆哮不休。

沉默!

无声的沉默,弥漫在疆域之中,所有人都停顿下来,露出满脸的沉重,又转为决然。

“死战不退!”

“死战不退!”

“死战不退!”

一道道的声音在各处响起,初时显得很细微,那么的薄弱,好像疯一吹就会熄灭的烛火,好像沙滩上的城堡被海水一冲就会散尽。

但随之,好似星星之火燎原般的,那声音不断的响起,渐渐的汇聚起来,好像汇聚成小溪流,又有无数的小溪流汇聚成小河,又有无数的小河汇聚成大江,再汇聚成汪洋大海。

死战不退!

那声音汇聚起来,在整片疆域当中响起,充满了悲壮、决然。

没有人愿意死,但在投降异族选择之下,宁可战死。

或许有些人的心里想过投降,但在如此悲壮而决然的意志之下,也会受到影响,从而激发出内心的那种骄傲和决然,死战不退!

绝不投降,宁可战死。

“听到了吗,那就是我人族原族的声音。”一尊原族半神大笑不已。

战死,那又何妨。

就算是死,也要拉一个垫背,绝对不让对方好过。

战场上,一种萧杀冷肃的气息在不断弥漫,带着一股炽烈如雷火般的决然意志,让异族们也纷纷肃然起来。

“杀!”毁灭魔神主宰开口,声音沉冷至极,仿佛蕴含着万古火山的恐怖威势。

如此决然的意志,就说明人族原族不愿意投降,如此,那就战那就杀。

杀光对方,占据此方宇宙。

一心道尊的日月双轮被击飞,整个身躯也被直接击中,崩裂半边,又迅速恢复,但神色开始发白,气息萎靡下来,再看其他的人族原族海族半神们,也同样是气息微弱、紊乱,显然是一个个被创伤多次,只能招架,难以反击。

而异族们也十分防备他们以自爆的手段同归于尽,叫他们抓不到机会。

半神自爆的威力,极其可怕,比半神主宰全盛时期的全力一击还要强盛好几倍,若是让对方接近成功的自爆,十有八九会被炸死,就算是毁灭魔神主宰这等强者都难以承受。

要知道,日月双轮轰击在毁灭魔神主宰的铠甲上,根本就无法将之破开伤及毁灭魔神主宰,足见那真半神器的惊人。

彷如日暮西山般的一股悲壮惨烈在弥漫,大阵之内的人族原族们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半神们一次次被击退、击溃,却又无能为力,指甲不自觉都刺入虎口内,牙齿几乎都咬碎,泪流满面。

“希望……”

“希望在哪里啊。”

许多人纷纷发自内心的想着。

希望在哪里?

希望在哪里?

有没有谁能够带来希望?

绝望在弥漫,悲壮而惨烈。

一旦半神们落败被彻底击溃,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或者奴役。

但,宁可死亡,也绝对不愿意被异族奴役。

无尽的绝望在弥漫,笼罩在四面八字,不可避免的,似乎要将所有人的心神都吞噬,拽入无底深渊永世沉沦。

就在这关键时刻,一道悠扬绝世的剑鸣声骤然响起,嗡嗡作响,响彻八方,震动九霄般的,随之就是一股剑意,一股精纯至极的剑意,一股如高天之上的剑意,俯瞰尘世。

不断弥漫的绝望,竟然在这一股惊世剑意之下被撕裂,迅速摧毁。

随着那一股剑意出现,无数习剑之人手中、腰间、背后的长剑纷纷颤动起来,进而脱鞘离手飞起,朝着上空迅速飞出,就好像是游鱼般的在虚空之中汇聚。

一百、一千、一万、十万、百万……

无数的剑器弥漫在长空之中,每一口剑器都在颤动着,不论是准圣器还是混沌圣器还是顶尖混沌圣器亦或者准半神器,通通都释放出惊人的剑意波动,剑鸣声一阵阵的响起,好像是有无数的人发出了崇拜的吟唱之声。

朝拜!

无数的剑器,仿佛在朝拜,朝拜着什么东西。

无数人的目光,乃至那些半神们的目光也被纷纷吸引过去。

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?

难道又要生出什么变故?

一战,竟然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出变故,如此曲折。

万千剑意争鸣,在虚空之中响彻不休,席卷开去,浩浩荡荡,剑气震荡之间,弥漫八方,让无数人侧目。

一时间,许多人纷纷瞪大双眼看着,眼中倒映着那万千的剑光,发自内心的,竟然滋生出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。

希望!

在这绝境之下,最后的绝境之下,真的会有希望出现吗?

那惊天剑意、那万剑朝宗,岂不是一种希望的体现?

如果是假的希望,则会击碎一切,将许多人内心渐渐升起的那一丝希望击碎,让绝望来的更加的深沉、彻底。

无数的剑器当中,最为中心之处,有一道身影出现了,被无数的剑气和剑光环绕的身影,看起来有些模糊的身影,但隐约能看出那一个人。

毁灭魔神主宰顿时冷哼一声,猛然一拳轰出。

这是充满了毁灭的一拳,凝聚着他一身魔神主宰的可怕实力,粉碎真空般的轰向汇聚在一处的剑器,欲将之摧毁。

那般剑器,面对半神级的力量,就好像豆腐一样的脆弱,轻易就会被摧毁,何况还是一尊强大的顶尖的魔神主宰的一击,差距更是大到无可估量的地步。

下一息,只要一刹那,那无数的剑器就会被击中,进而被摧毁,化为粉齑、虚无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那一道模糊的身影挥手之间,万千剑器猛然一颤,剑光耀眼之间,无数的剑气激荡凝聚,化为一口巨剑横空刺出,仿佛雷霆震怒般的刺向毁灭魔神主宰轰杀而至的一拳。

这一拳这一剑瞬间碰撞,剑气直接寸寸崩裂,迅速溃散,但那一拳却也被刺裂、破碎。

这一幕,震惊了所有人、所有半神。

有人……有人能够抵挡住毁灭魔神主宰?

那一道模糊的身影是谁?

要知道,毁灭魔神主宰出现以后,几乎是神挡杀神一样的横推而过,没有谁可以真正的抵挡他的拳劲轰击。

渐渐的,那一道身影踏步而出,变得清晰起来,那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,神色冷肃无比,眼眸淡漠至极,整张脸棱角分明,好像神钢雕刻而成,浑身上下不断的散发出一阵惊人的犀利和冷厉。

“那是谁?”

一个个惊诧不已,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人族,但从未见过这般实力的人族,起码是半神主宰级的实力啊,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只是,仅仅只凭他一人,又能够如何?

无力扭转如此劣势绝境啊。

旋即,只见此人一指,万千剑光迸发,轰入虚空之中,仿佛将虚空击碎般的出现一道巨大的黑洞。

就在众人的凝视之下,无数的剑器飞起,释放出一道道的光芒,纷纷冲入那裂开的虚空当中,不断的衔接起来,化为一条剑之大道,一条由无数剑器组成的道路,通往虚空最深处的道路。

一道轻微的脚步声骤然响起,好像有人从里面一步一步走了出来似的。

渐渐的,众人看到了,看到了一道身影,其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的从其中走了出来,那身影脚踏无数剑器所组成的剑之大道,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眼中。

那是一个身穿银白色长袍的身影,身无长物,一步一步走来,一头长发微微波动着,仿佛被清风吹拂而过。

他的脸看起来很年轻,却似乎渲染着一层神辉,看起来是那么的神圣,他的眼神深邃无边,仿佛蕴含着宇宙间最深处最古老的奥秘。

每一步落在那剑之大道上,剑器都在轻颤着,似乎发出了愉悦的剑鸣声,就好像是为能够被此人的脚踏上去而感到高兴、自豪。

那是一道对于许多人来说很熟悉的身影。

“终于……来了吗。”战意黑龙被击溃,一身气息跌落紊乱的战魔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笑意,一抹期待已久的笑意,充满希望的笑意。

那个人……终于要出现了吗?

尽管异族的半神是如此的多,实力是如此的强大,但似乎只要有那人出现,就不是什么问题,就有希望。

那是一种多次惊人战绩所创造下来的信心,不管对手是谁?不管对手从何而来?

虞念心喜极而泣,陈安也是激动不已。

来了!

终于出现了。

名为希望的东西。

“真的来了。”战魔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。

“夫君。”虞念心热泪盈眶满脸欣喜。

“爹。”陈安激动不已。

“师傅。”古青鱼和明萧两人身躯轻颤。

“徒儿。”一心道尊一怔,旋即一笑,多年不见了,如今看来,这徒儿,似乎也突破了,和自己一般了,不对,好像更厉害。

“是他。”古真顿时一怔,呐呐道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无双神剑帝!”

人族原族们顿时哗然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无双神剑帝不是战死了吗?

现在又出现了,还是万剑朝拜铺就了一条剑之大道出现的?

那……就是希望吗?

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陈宗开口,声音并不响亮,但不知道为何,却十分清晰,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,哪怕是间隔得很远很远,也依然能清楚的听到陈宗的声音,好似在耳边低语。

“哈哈哈哈,徒儿,今日你我师徒并肩作战吧。”一心道尊大笑不已,哪怕是战死,也无惧。

“师尊,好久不见,没想到您踏出这一步了。”陈宗看向一心道尊,行剑礼后,顿时满心欢喜的笑道。

寻找一心道尊多年,却一直找不到任何踪迹,没想到会在这般情况下看到,而且,师尊已经是半神了。

真好!

“古真前辈。”向古真行一记剑礼。

再扫过,锁定那一道黑袍持刀身影。

“你也踏出这一步了。”陈宗笑道。

“这一次,比你早吧。”战魔顿时笑道,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自己和陈宗之间,从一开始的对手、宿敌、再到现在的战友,以往,陈宗都是领先于自己的,但这一次,似乎是自己更早一步突破成半神啊。

因为战魔乃是此方混沌大宇宙的第一尊半神,至于一心道尊,却不是在此方混沌大宇宙内突破的,而是另有机缘。

“是比我早。”陈宗笑道,整个人的神态、语气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、写意、淡然,仿佛这里不是什么战场,不是人族原族落于下风坠入绝望深渊的战场,而是自家后花园般的,那么的放松。

“念心,小安,待此战之后,我们一家人便可以好好团聚了。”

“青鱼、明萧,此战后,你们若还愿意,我便收你们为真传。”

陈宗目光徐徐划过,不徐不疾面带微笑的说道,不知道为何,看着他那仿佛有神辉渲染的脸上的笑意,听着他那平和的声音,那种绝望的气息,迅速的消退,众人的内心情不自禁的有一种安宁,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惧怕的。

“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。”毁灭魔神主宰感觉自己被忽视了,尤其是对方的那种神态和语气,分明就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如何能忍。

话音一落,毁灭魔神主宰立刻轰出一拳。

这一拳,宛如远古魔龙发出了咆哮,惊天动地粉碎一切,携带着毁灭魔神主宰一身力量彻底爆发,轰碎一切粉碎一切摧毁一切的轰杀而至,似乎要将陈宗直接击溃、轰杀成渣。

强!

那一拳的威力极其强横,无数的异象在其中涌现,宛若古老的魔神挥动大戟一样的杀至。

“徒儿小心。”一心道尊不禁神色大变。

“当心。”古真和战魔也纷纷吼道。

但只见陈宗面对毁灭魔神主宰那可怕至极的一拳,却丝毫都没有闪避的想法,只是不徐不疾的伸手,连普通真圣境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一举一动。

“来。”陈宗朝着一方伸手一招,轻轻吐出一个字,让人不明所以。

偏偏是那么清楚的动作,似乎有些缓慢,和毁灭魔神主宰的一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是,主人。”那陌生的神色淡漠至极的黑衣青年忽然躬身回应,在众人满脸诧异震惊的目光凝望之下,光芒骤然爆发,直接冲向陈宗,落入陈宗手中化为一口剑,一口神剑。

心意天剑!

正好,那一拳刚轰杀而至时,陈宗手持心意天剑轻描淡写的斩出。

没有惊天动地的剑光、也没有毁天灭地的剑威,只是很普通的,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的一剑挥斩而出,轻描淡写,又好像是小孩子持拿树枝毫无章法一样,但又有浑然天成的感觉,契合了宇宙最深层次的奥秘。

一剑……挥斩!

毁灭魔神主宰那恐怖至极的一道拳印轰杀而至,却在那一剑轻描淡写的斩击之下,顿时被斩开,一瞬间,所有人的内心都升起一种势如破竹般的畅快感,好像利刃切薄纸似的感觉,那一道可怕的拳劲立刻被劈开。

“我说话的时候,不要打扰。”陈宗话音落下,挥出第二剑,剑光一闪,依旧是那么平平无奇,却仿佛瞬息跨越了时空般的直接斩击在毁灭魔神主宰的身躯上,无法闪避无可避免,甚至都没有什么觉察。

毁灭魔神主宰立刻被那一剑斩退,倒飞出数千米远,真半神器铠甲上出现一道剑痕,那么的清晰。

哗然!

震惊!

那是什么剑?

那是什么剑术?

为何如此的可怕,竟然一剑,就斩中毁灭魔神主宰,将其斩退数千米,还在那坚硬至极的真半神器铠甲上留下一道剑痕。

而且,那是什么剑?

竟然是由人所化?

不,应该说是剑化为人,一个能够对抗半神主宰的人。

从未听说啊,真半神器的确是具备了真正的智慧,但也不可能化身为生灵啊。

那剑,到底是何物?

“你……”毁灭魔神主宰神色大变,满脸骇然,旋即暴怒至极,一股可怕无边的深沉怒意弥漫而起,与他而来的那四尊魔神立刻爆发,一道道的神力涌动之间,竟然化为四道洪流,纷纷冲向毁灭魔神主宰,轰入他的身躯之内。

黑光涌动之间,毁灭之威高涨,只见那毁灭魔神主宰的身躯开始碰撞起来,化为一尊被无数的毁灭黑炎笼罩的古老魔神,持拿着一口长达十米的巨大黑暗毁灭战戟。

魔威盖世!

肆虐虚空!

那黑暗毁灭战戟挥动之间,虚空一片片无声无息的消失,露出最深层次的黑暗。

这等威势,立刻叫所有人都惊悚莫名,强,那等气息直接暴增数倍,愈发的可怕。

人族原族一方的半神们神色凝重至极,方才,如果对方施展出这种手段的话,只怕是所有半神都被彻底击溃了吧。

陈宗目光一转凝望而至,嘴角顿时挂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饶有兴致的样子。

轰的一声,古老魔神挥动毁灭战戟,一戟横空杀至,极快,直接跨越时空般的杀至,竟然直接击中陈宗的身躯,一戟之下,陈宗的身躯立刻被轰击得飞退,可怕的黑暗毁灭之力缠绕在其身上,疯狂的吞噬、破坏。

“陈宗!”

“爹!”

“徒儿!”

“师傅!”

一个个顿时惊呼。

下一息,那一曾黑暗毁灭之力溃散,显露出陈宗完好无损的身影。

“你这一击的威力的确很不错,完全达到了半神境的最巅峰。”陈宗微微笑道:“只可惜我已经不是半神……”

不是半神!

那是什么?

难道是比半神强?

“装神弄鬼!”暴怒一喝,古老魔神再次挥动毁灭战戟杀至。

陈宗挥剑斩出,剑与战戟碰撞,发出一阵阵惊人至极的声音,震荡开去,撕裂一切。

陈宗屹立在虚空之中挥剑,挡下那毁灭战戟的每一击,身形纹丝不动,好像万古神山任由狂潮冲击而巍然不动似的。

古老魔神满脸震惊,怎么会!

自己都已经用处最后的手段,实力暴增数倍之下,竟然奈何不了对方?

“接我这认真的一剑。”陈宗的语气似乎也带上了一丝凝重,旋即蓄势,那蓄势很短暂,十分的短暂,短暂得还不到百分之一息的时间,心意天剑再次挥出。

斩!

一剑之下,虚空无恙,但古老魔神的身躯却被直接斩中,浑身不自觉一颤,从中间被斩断。

惊人的剑威在那古老魔神的身躯之内疯狂肆虐着,肆意破坏者。

斩斩斩!

连续几剑斩杀而至,立刻将那古老魔神的身躯肢解,可怕的剑威在被肢解的身躯之内肆意破坏,摧毁其中的生机和力量。

“不可能!”古老魔神发出惊怒的吼叫声,拼命的鼓动一身强横的达到半神至极的力量,想要驱散那些可怕的剑威,重新聚合起来。

但不论他如何的催动力量,却发现,根本就无法将那些剑威摧毁,只因为那剑威当中所蕴含的威能,超越了他的力量层次,有一种彻底的归真的感觉,返本归源的一种力量,是超越了半神层次的力量。

那种力量……

那种力量……

那种力量……难道就是他苦苦追求而不得的那一层次的力量吗?

是那种超越半神层次的至高无上的力量吗?

真神!

真神层次的力量!

难道说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强实则很可怕的人族,不是半神,而是真神?

怎么可能?

怎么可能会有真神诞生?

要知道,这一方混沌大宇宙也才只是初生而已,也才只是诞生了第一尊半神而已啊,就算是要出现真神,那也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,不可能是现在啊。

无法想象,无法形容内心的震撼。

但这种让自己完全无法奈何的力量,应该就是属于真神层次的力量了,唯有那等层次的力量,才叫自己无法对抗,才能够如此轻易的挡住自己的一切攻击将自己重创解体。

颤抖!

古老魔神的内心都在颤抖,疯狂的颤抖,他忽然感到畏惧,一种深深的惊悸不断的升起。

“此方宇宙,乃是属于我人族原族的宇宙,当为人族宇宙纪元,尔等异族,已经是前古宇宙纪元的生命。”陈宗提剑目光横扫八方,不徐不疾的说道,叫那些异族半神们竟然不敢与之对视:“前古宇宙纪元早已经成为过往,你们,不应该出来。”

“既然出来,还敢侵犯我人族宇宙,其罪当诛。”

最后一个字,充满了惊人的杀伐,一股可怕无边的杀意骤然从陈宗的身躯之内爆发,仿佛化为一尊万丈巨人般的,但事实上陈宗的身躯并未丝毫变化,那种仿佛化为万丈巨人只是一种神意上的压迫。

是陈宗突破之后彻底炼化了原始邪神本源之后暴增神意的一种显化、压制。

时间凝滞、空间停顿,陈宗随之挥剑。

此剑,乃是心意天剑,乃是超脱了半神器的层次,晋级为真神器。

真半神器和真神器只有一字之差,但其中的差距,便犹如半神和真神的差距。

静立于那虚空之中,身形纹丝不动,唯有斩出一剑又一剑,轻描淡写的剑术,却是超脱了宇宙的剑术。

斩斩斩!

没有哪一尊半神可以抵御,纷纷被斩击,真神剑威肆虐之下,不断摧毁那些异族半神的神体。

“不……”

“我不想死。”

“饶了我吧……”

一些异族半神纷纷哀嚎不已,那种一身力量和生机被不断摧毁的感觉,太痛苦。

绝望,一下子降临到异族之人身上、直冲内心。

陈宗收剑,一个个异族半神在各种哀嚎、咒骂声中神体崩溃,无力回天,仿佛那沙砾在风中吹拂当中散去,化为尘埃融入到此方宇宙内,他们的本源力量也被此方宇宙本源所吸收,开始壮大混沌大宇宙的本源,增强此方宇宙。

就在无数人的凝视之下,陈宗仿佛变成了此方宇宙的焦点、中心,朗朗开口:“从今日起,混沌大宇宙便是我人族原族之宇宙,故为人族宇宙纪元。”

声音响起,传荡开去,在宇宙本源之下浩浩荡荡传遍了各个疆域,那些小族们也纷纷知道,而宇宙本源也开始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,更加有利于人族的繁衍生息和修炼。

所有人都看着那一道身影,敬畏如神。

大神王界域的神星上。

“恭喜你超脱。”大神王难得没有涂鸦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“多谢。”陈宗笑道,如今已经是真神,超脱了此方宇宙的真神,不再受到此方宇宙的任何束缚。

告辞大神王,陈宗也见过神灵魔心前辈,又带着虞念心和陈安去了灵武圣界见了阿爹和族姐。

接着,再与师尊一心道尊前往一心秘界,当年还在前宇宙时,一心道尊带着弟子们寻找立道之地,宇宙破灭,他们正好被卷入一座前古宇宙纪元的遗迹之内,从一开始的东躲西藏到最后执掌那一方遗迹世界,一心道尊也由此突破至半神。

突破到半神之后,一心道尊便感应到混沌大宇宙的存在,开始开辟通道进入,正好赶上那一场种族大战。

在一心秘界内,陈宗见过了大师兄洛北川和三师姐玉无瑕,又是一番吁嘘感慨,至于那师弟和师妹却是因为实力不足多年前身殒了。

太昊剑界,被陈宗安放在人族大宇宙内,这乃是太昊山的小世界,同时,也是陈宗能够最直接降临的小世界。

此方宇宙,如今随着本源的改变,已经成为人族大宇宙,是为人族宇宙纪元,至于原族也算在其中,而海族,则是进入虚空深处的虚空海之内,那里才是更适合他们繁衍生息的地方。

陈宗,也收了古青鱼和明萧为弟子,真传弟子,传授其剑道、一心诀的修炼,然后让他们自己去闯荡,毕竟此方宇宙还很辽阔,人族如今虽然是为主导,却也还没有彻底探索完整个宇宙。

聚散离分总有时。

陈宗渐渐的感觉到,此方大宇宙对自己的排斥越来越清晰、强烈了,那不是宇宙刻意为之,而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,只因为陈宗乃是半神,超脱的半神,此方宇宙已经难以容纳得下他了,时间越长,此方宇宙所承受的压力负荷就越大。

宇宙容不下,自然是要离开。

“念心,我先去宇宙之外看看。”陈宗将虞念心拥入怀中,在她的耳边说道。

毕竟虞念心并非真神,连半神都还未曾突破,无法超脱无法离开,但陈宗却也无法继续留下去,不得不离开。

先出去看看,真神之后当是什么样子。

不过在离开之前,陈宗却也是留下了一尊化身,一尊有着顶尖半神实力的化身。

虞念心纵然有千般不舍,却也不会强求陈宗留下。

在虞念心不舍的眼神之下,陈宗微微一笑,带着几分的不舍,一步跨出,身形迅速的变淡,仿佛融入了虚空之内消失不见。

虞念心伸手,想要抓住什么,却什么也没有抓到,只是空空一片。

“若有后来者,先恭喜你已超脱成就真神。”

“曾经,有一位楚姓前辈成就真神,但他却放弃一身力量,回归平凡。”

“我,勉强算是第二个真神,可惜当年一战,伤势过重,纵然超脱,却也无力回天身殒,只留下这一段影像,后来的真神,恭喜你。”

“或许,真神已经是终点,或许,又是另外一个起点,至于是与不是,那就看你去探索了。”

眼前的一道身影,不徐不疾的说完四句话后,便消散于无形,但陈宗却也认出,那正是很多年前铸造了心意天剑的那一位先辈。

鞠躬一礼,陈宗目视前方,那是一片茫茫然,无边深邃,仿佛蕴含无穷奥秘,等待着自己去探索。

(全书完)

喜欢剑道通神请大家收藏:()剑道通神新更新速度最快。